週一, 19 八月 2019 13:34

這個叫梵高的人,一定很不開心

你知道“梵高奶奶”嗎?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常秀峰,一位淳樸的農村大娘,從沒上過學,也不識字,只為哄小孫女開心,順手拿起畫筆作畫,卻無意中掌握了繪畫的要領,兒子將她的作品上傳到博客,引來網友的嘖嘖稱讚。她因創作《向日葵》而被網友們稱為“梵高奶奶”。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8月1日,這位可愛的老人永遠離開了我們,享年83歲。樂觀、直爽的她曾這樣評論梵高的畫:“這個叫梵高的人一定很不開心,他的向日葵不伸展,畫得苦。”

這個連梵高是誰都不了解的老人,通過畫作也許真的能夠感受到這位偉大藝術家的內心。那麼梵高活得究竟是不是開心?他的一生是怎樣度過的呢?今天讓我們用十一枚紀念幣勾勒梵高的藝術人生。

《戴草帽的自畫像》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戴草帽的自畫像》,1887年,荷蘭梵高博物館藏

1886年至1887年,梵高在巴黎研習繪畫,印象派對他影響很深。1887年,他開始在創作中嘗試用點彩法繪畫——這是一種用彩點堆砌,創造整體形象的油畫繪畫方法。但與點彩畫派用密集細碎的小點來構築圖案的方式不同,梵高使用厚重且不連續的筆觸,形成了自己獨有的風格。《戴草帽的自畫像》就是這種畫法的典型體現,在這幅畫中,梵高以一副農民的形象展示在世人面前,樸素的著裝搭配明快的背景,表明了他對農村生活的嚮往。

2015年是梵高逝世125周年,庫克群島發行了一枚銀幣,背面圖案中的人像便取自梵高的自畫像。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戴灰色氈帽的自畫像》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戴灰色氈帽的自畫像》,1887-1888年,荷蘭梵高博物館藏

在《戴灰色氈帽的自畫像》中,我們能看到更密集的點彩,畫像中央呈現出光環般的圓圈,這種變化和動態是梵高對新繪畫風格的一種創新。1996年,法國發行了一個系列的雙面值金銀幣,其中一套金銀幣上的共同背面圖案便取自《戴灰色氈帽的自畫像》。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1996年法國“歐洲博物館瑰寶-梵高”紀念金幣

《畫架前的自畫像》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畫架前的自畫像》,1887-1888年,荷蘭梵高博物館藏

1888年,在巴黎的最後幾個月,梵高開始在作品中嘗試運用鮮亮的色彩和大膽的、不混合的、清晰地分開筆觸的技巧,最具代表性的是《畫架前的自畫像》。在這幅畫中,梵高將自己描繪為身穿無領短上衣的農民式的畫匠。這幅作品像是一份畫家執業的聲明,但梵高拘謹的面容卻顯得毫無生氣,這仿佛是為了表達他希望得到某種畫家的身份和榮譽,卻又暗含著與這種願望相連的憂慮。

2015年,庫克群島發行了梵高逝世125周年長方形銀幣,重現了這幅具有代表性的畫。需要注意的是,這枚銀幣的面額在正面女王頭像的下方,非常不明顯,您可以仔細找找看。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花瓶裏的十二朵向日葵》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花瓶裏的十二朵向日葵》

左:1888年8月,德國慕尼克新美術館藏

右:1889年1月,美國費城美術館藏

在梵高的兩千多幅畫中,1888年至1889年創作的《向日葵》系列靜物畫可謂耀眼的明星,其中兩幅是《花瓶裏的十二朵向日葵》,它們是梵高代表作的一部分。1888年2月,梵高離開了躁動的巴黎,來到法國南部的阿爾勒,試圖在這裏尋求藝術的靈感。到了夏天,孤獨的梵高試圖組織一個名叫“南方畫室”的畫家沙龍,並向一些畫家發了邀請,結果只有保羅·高更答應前往。梵高與高更於1887年11月在巴黎結識,那時,他們彼此欣賞。

在《花瓶中的十二朵向日葵》的兩幅畫中,畫面絢麗明亮,十二朵向日葵在畫家豪放多變的藝術手法下,猶如一團團熊熊燃燒的烈火,充滿了張揚的生命力,也貫徹了畫家“為太陽而活”的信念。這時的梵高,對生活、友誼、家人充滿了期望。

在紐埃和庫克群島發行的兩枚紀念幣上,可以欣賞到這兩幅畫。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2019年紐埃“最昂貴的畫作系列之《向日葵》”紀念銀幣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2010年庫克群島“藝術名作《向日葵》”紀念銀幣

《包紮耳朵並叼著煙斗的自畫像》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包紮耳朵並叼著煙斗的自畫像》,1889年,私人收藏

對於藝術家而言,“距離產生美”並不是一句玩笑話。在開始創作《向日葵》系列後,在弟弟西奧的鼓動下,梵高決定和高更住一陣子,以便切磋繪畫技法,交流創作思想。最初,兩人在藝術上互相滲透,互為借鑒,但沒過多久,兩者就因藝術上的分歧產生矛盾。在一次激烈的爭吵後,1888年12月23日,梵高割掉了自己的一只耳朵。

1889年1月,梵高畫了兩張包紮耳朵的自畫像,其中一幅是叼著煙斗的自畫像,也更有名。在這幅畫中,橙紅綠三色的組合帶來了活潑的色彩效果,與自然肖像畫法相融合。叼著煙斗的梵高神情漠然,嫋嫋的白煙降低了濃重的色彩所帶來的畫面壓迫感。對於梵高而言,心靈受創的疼痛,遠非受傷帶來的疼痛可比。

2017年,喀麥隆發行的“梵高”紀念銀幣再現了他當時無助和失望的情感。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星空》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星空》,1889年,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藏

1889年5月,梵高因為精神問題,住進了羅訥河口省聖雷米的一家精神病院。6月,梵高創作了流芳百世的畫作《星空》。在《星空》中,景象誇張扭曲,充滿震撼力。小鎮的描繪採用了短促、清晰的直線筆觸,而星空則採用了曲線筆觸,對比之下,村莊顯得寧靜祥和,而星空旋轉翻騰,猶如激流,仿佛要將一切吞噬。扭曲的柏樹、激蕩的星空反映出畫家思想的糾結、躁動和迷幻。

在各國發行的紀念幣上,《星空》也是一個長久不衰的主題。庫克群島、加蓬、紐埃都曾發行過相關的硬幣。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2015年庫克群島“藝術名作《星空》”紀念銀幣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2015年加蓬“梵高逝世125周年”紀念銀幣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2007年紐埃“梵高”紀念銀幣

《拿著調色板的自畫像》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拿著調色板的自畫像》,1889年,華盛頓國家美術館藏

1889年8月,梵高在情況逐漸好轉時,創作了《拿著調色板的自畫像》。畫中,他穿著深藍色畫室罩衫,手拿著調色板和畫筆,仿佛在聲明自己將要重返畫壇。桔紅色的鬍子、緊鎖的眉和緊閉的嘴似乎在頑強地宣示自己決不妥協的決心。

2003年,荷蘭發行了“梵高誕辰150周年”紀念銀幣,這枚銀幣獨具創意,用梵高的名字構成了梵高的自畫像,而採用的畫像,也是最具梵高風骨的自畫像之一。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保羅·加謝醫生》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保羅·加謝醫生》

左:1890年,私人收藏

右:1890年,巴黎奧塞美術館藏

1890年2月至4月,梵高的病情逐漸加重,5月21日,他前去巴黎北部村莊的瓦茲河畔歐韋,接受一位名叫保羅·加謝的醫生的治療,這位醫生也是一位業餘的畫家。有趣的是,兩人初次見面後,梵高覺得:“他看起來比我病得還厲害,或者至少和我差不多。”

醫生相信,工作會減輕病人的狂躁情緒,為此他鼓勵梵高繼續創作。6月,梵高為增進兩人的友誼,為保羅·加謝醫生畫了兩幅畫像。在兩幅畫中,人物均沿對角線呈傾斜姿勢支撐身體,然而透過構圖和人物動作,我們能夠發現,其中一幅畫中的醫生(上述圖中的右邊畫像)表現的神情十分憂鬱,動作也很緊張,這表現了畫家對生活的極度悲哀與孤獨。

1990年,《保羅·加謝醫生》的第一個版本(上圖左邊畫像)拍出了8250萬美元的天價,成為當時藝術史上最昂貴的作品之一。2016年紐埃發行的一枚紀念幣重現了這幅名作。

微信图片 20190819122628

2016年紐埃“最昂貴的畫作系列之《保羅·加謝醫生》”銀幣

也許,藝術上過高的追求與現世庸俗的不相容,導致了梵高最終的崩潰,他未能意氣風發地振作起來,而是選擇自我解脫。1890年7月27日傍晚,梵高開槍自殺,子彈擊中了他的肋骨,穿過了胸膛。也許是出於後悔,他找來兩名醫生查看傷勢,但這兩名醫生不是外科醫生,無法取出子彈,只是作了應急處理,傷口的感染最終奪去了梵高的生命。

梵高用盡一生的努力,只為追求心中的陽光,雖然他的人生止步於37歲,但那些充滿了張力和激情的畫作,卻在某種意義上延續了他的生命。

文章轉載自中國金幣

微信图片 20180504171951

香港大洋金幣文化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2019. Hong Kong Ocean Gold Coins Cultur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