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5 五月 2019 15:35

“波蘭貨幣史”系列紀念幣(六)

2013年,波蘭開始發行“波蘭貨幣史”系列銀質紀念幣,該系列每年發行一組,硬幣設計中包含波蘭歷史貨幣的圖案,按收藏分類屬於幣中幣專題。

與往年不同,2018年這一系列僅發行1枚,硬幣面值20茲羅提,重28.28克,含銀92.5%,直徑38.61毫米,發行量1.8萬枚。
 
系列第13枚為“揚·卡齊米日·瓦薩時期的博羅廷基與泰姆普夫”鍍金銀幣,於2017年7月12日發行。

Screen Shot 2019-04-11 at 11.54.38 AM.png


硬幣正面由揚·卡齊米日·瓦薩時期鑄造的泰姆普夫硬幣的背面圖案、晚期巴洛克式風格的Camaldolese隱士修道院的建築剪影及波蘭紀念幣的常見正面圖案構成;硬幣背面則由揚·卡齊米日·瓦薩統治時期鑄造的泰姆普夫硬幣的正面圖案及博羅廷基硬幣的正面圖案構成。
 
  “泰姆普夫”(tymf)得名於一名德國血統的波蘭造幣廠主安德烈斯·泰姆普夫(Andreas Tympf),此人約於1650年至1667年活躍於各地的造幣廠,遺憾的是,他的名字也是劣質鑄幣的代名詞,因為他經手鑄造的硬幣實在難以讓人恭維。

Screen Shot 2019-04-11 at 11.54.52 AM.png
 
如圖所示,這是一枚典型的泰姆普夫硬幣。硬幣正面,圖案中央為字母花押“ICR”,這是拉丁文“Ioannes Casimirus Rex”的縮寫,意即“揚·卡齊米日國王”。圓環內環繞拉丁文:DAT: PRETIVM: SERVAT: SALVS - POTIORQ: METALLO: EST,意即“拯救國家之價值高於黃金”(與實際情況相比,這倒是個巨大的諷刺)。該幣是一種低成色的銀幣,定值為1/3塔勒,但實際價值僅為面值的40%。可想而知,這種硬幣流通起來簡直就是與民爭財,由此造成物價高漲,老百姓苦不堪言。而主張鑄造這種硬幣的造幣廠主安德烈斯·泰姆普夫當然難辭其咎,但他為了躲避刑罰,遠走高飛。據說好事者更是將這枚硬幣上的字母花押曲解為拉丁文“Initium Calamitatis Regni”,意即“滅亡將即”。

Screen Shot 2019-04-11 at 11.55.00 AM.png

 
圖中這枚博羅廷基硬幣也好不到哪兒去,這種硬幣的產生時間早於泰姆普夫硬幣。 “博羅廷基”(Boratynka)得名於一位造幣廠理事泰特斯·利維斯·博羅蒂尼(Tito Livio Burattini),由於波蘭境內白銀短缺,他在Ujazdów城堡(位置在今華沙市區內)的幾個造幣廠中鑄造了數以億計的銅先令(szeląg),用於支付軍餉。但與上面那枚硬幣一樣,這枚硬幣被當局強行充作法幣使用,導致國內高成色的銀幣很快被逐出流通領域,時間長達半個世紀。該幣正面展示了揚·卡齊米日的側面人像,背面主圖為飛馳的騎士。
 
究竟是什麼力量導致波蘭從歷史的黃金時代迅速衰退?也許,這與波蘭君主的個人能力和作為也有一定的關係。

Screen Shot 2019-04-11 at 11.55.29 AM.png

 
揚·卡齊米日·瓦薩(1609-1672)是齊格蒙特三世·瓦薩之子,是瓦薩王朝的最後一位統治者,也是波蘭-立陶宛聯邦最後一位真正有繼承皇室血統的統治者。在1648和1668年間,他統治著波蘭和立陶宛,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他也是名義上的瑞典國王。
 
揚·卡齊米日未能稱王之前,長期生活在他哥哥瓦迪斯瓦夫四世·瓦薩的陰影中,波蘭貴族也不支持他,他轉而尋求哈布斯堡王朝的幫助,幾經轉折,最後成為波蘭國王。雖然他具有一定的軍事才能,但面臨“大洪水時代”的衝擊,他卻無法帶領波蘭人戰勝瑞典軍隊。 1660年,他放棄了對瑞典王位的要求。 1668年,他又放棄了波蘭王位,在法國加入耶穌會,成為內維爾聖馬丁修道院的院長,直至壽終正寢。

微信图片 20180504171951

香港大洋金幣文化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2018. Hong Kong Ocean Gold Coins Cultur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