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8 九月 2019 15:31

為什麼99年版是第五套人民幣最具升值潛力?

微信图片 20190918145540

第五套人民幣的始祖很多人都知道,就是1999年版的一百元紙幣,於當年國慶日面世,確定了第五套人民幣的單一領袖上券面的風格。

在後續面額的票券發行前,還有人以為第五套人民幣採用每種面額不同的人物,但事實證明還是採用統一的毛主席素描像。

比起2005年版在十年後才開始逐步更新至2015年版不同,1999年版的第五套人民幣,除了1元券外,其他所有面額的1999年版均在2005年8月31日發佈的2005年版所取代,而1元券實際上只是名義上的99年版,其實際上採用的技術和設計已經是2005年版,但礙於面世時間在於05年之前而定義為1999年版,至今僅此一版本。

為什麼99年版僅僅面世6年就要被退市,且在2005年版面世前就著手回收,以便讓新版更快面世?

大家都知道一款鈔票的面世必然需要動用相當龐大的資源,同時還要動用龐大的智慧以期使得鈔票面世後既不會對現實生活產生負面影響,同時其防偽水準也要做到在較長的時間段中不易輕易遭到防偽。所以央行如此悄然回收99年版而推出2005年版的人民幣,顯然這裏面一定是有故事的。

微信图片 20190918145540

在對外的說明裏,央行對於推出2005年版的說法主要是為了迎合時代的需要,在防偽方面上做出提升。這個說法也是正確的,為什麼呢?央行在推出1999年版的人民幣時,每一張票面所採用的防偽手段均不一樣,可見央行實際上也是通過不同的防偽手段的票券對外流通來查看這些防偽功能在實際應用中的利弊。

但從現在來看,雖然99年版的防偽技術上已經用了超過十年,但很多技術上其實對於假幣製造來說還是有很大的難度,畢竟這個世界上假幣並不多,多的是能真正準確識別人民幣真偽的人不多。那為什麼央行會如此在意1999年版的紙幣,甚至在2011年下檔明確要求回收1999年版?

民間對防偽一說僅僅給予一定量的支持,他們的觀點更多的在於1999年版除了1元券外,其他券上居然沒有前面幾套人民幣中出現的“圓”字中文拼音“YUAN”,這好比港澳貨幣沒有“HONG KONG DOLLAR”,日元沒有“YEN”,韓元沒有“WON”一樣,這是不完整的設計,給境外人士使用鈔票帶來不少的識別困擾,更重要的是背面如果沒有“YUAN”,也無中文“圓”,那從背面來看,就不會認為這是一張鈔票。而即使是在臺灣,新台幣上雖然在阿拉伯數字後沒有單位標識,但正背面都有中文的面額字樣。

因此一般在收藏圈,人們一般認為1999年版的迅速替代更新並消失,是因為沒有這個“YUAN”而導致整版的“錯幣”所致,這從1958年標準中文拼音方案出臺後,從第三套人民幣面世後所有面額均需加注中文拼音,因此99年版無中文拼音的做法,顯然不合規。

微信图片 20190918145540

從目前99年版人民幣在收藏市場的報價中,可見5元券是溢價最高的,為什麼呢?大家可以看看下麵這個時間表:

1999年10月1日發行100元紙幣;

2000年10月16日發行20元紙幣;

2001年9月1日發行50元、10元紙幣;

2002年11月18日發行5元紙幣。

由此可見,5元券是所有99年版人民幣中最後一種發行的面額,所以是99年版中流通時間最短的票。越是流通時間越短的票,且回收如此徹底,造成了99年版5元券在市面的流通率比其他券都要低,存世量自然就更低。

所以,人民幣收藏當中,如果要收藏第五套,首選必然是1999年版,而因為2005年版的統一更新,因此不同面額的發行時間、使用時間越短,存世量也就越少,價值必然越高。現在,2019版第五套人民幣已經發行,99版未來必將綻放自己的光彩。

文章轉載自錢幣紀念大全

微信图片 20190827113356

閱讀 57 次數
香港大洋金幣文化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2019. Hong Kong Ocean Gold Coins Cultur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請發佈模組在 offcanvas 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