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0 八月 2018 10:55

國家名片會出“檔案贗品”乎?

2000年7月,《中華全國集郵聯合會第五次代表大會》小型張發行。這枚小型張主圖所用文物是中國郵政郵票博物館(其時館名為中國郵票博物館)的一件館藏,名稱可以叫做清光緒十年(1884年)浙江布政使司發溫處道排單。

 當年8月,有質疑者在《中國集郵報》相繼發表了《論清代浙江〈排單〉的真偽》和《再論清代浙江〈排單〉的真偽》兩篇文章,收藏單位的專家也連發兩文呼應質疑者,就這件排單所涉及的收件人職官等史實進行過商榷。當時所有討論,今天看來也還在學術範疇之內。在收藏單位辨明了收件人“溫處兵備道”有詳盡史料支撐後,該質疑者未再回聲。

但今年7月以來,該質疑者通過博客和微信自媒體,以《出現在國家名片上的檔案贗品》為題,一口斷定這件流傳有序的排單文物“純粹是一件現代捏造的贗品”,這恐怕就超越了學術範疇,且有損於收藏單位和中國郵政的名譽。

微信图片 20180810103835

《中華全國集郵聯合會第五次代表大會》小型張

微信图片 20180810103835

清光緒十年(1884年)浙江布政使司發溫處道排單

(中國郵政郵票博物館藏)

質疑者這次搬出的論據是排單上所填12座驛站,有11座在嘉慶和嘉慶以前就已裁撤,並搬出《嘉慶重修一統志》和雍正《浙江通志》,以為鐵證如山。情況究竟如何,讓我們看個仔細。質疑者將兩種史料撮要為:

浙江驛:明洪武九年置驛丞,本朝乾隆二十一年,裁歸城南務大使兼理。

會江驛:宋嘉定中建,明洪武三年徙置,本朝有驛丞,今裁。

桐江驛:在桐廬縣,有驛丞,今裁。

富春驛:在建德縣,明洪武九年改今名,有驛丞,今裁。

濲水驛:在蘭溪縣,明洪武十四年改今名,本朝康熙十二年裁。

雙溪驛:明置雙溪馬驛和雙圓水驛,本朝並為雙溪水馬驛,雍正二年裁,歸府經歷兼攝。

華溪驛:在永康縣治西,明初建,本朝康熙元年裁。

丹峰驛:在縉雲縣南,明初遷此,本朝康熙元年裁。

括蒼驛:在(處州)府城南,明置,舊有驛丞,今裁。

芝田驛:在青田縣南一裏,明置,本朝康熙元年裁。

象浦驛:在(溫州)拱辰門外,明初置,康熙三十九年奉裁,歸併永嘉縣。

 稍有郵驛史知識的人一眼就會明白,這裏說的“裁”,裁的是驛丞,而非驛站。如果這位質疑者再多看幾頁相關志書,就會看到涉及驛站的部分,通篇都有“裁”,難道有清一代,全國範圍的大多數驛站到了嘉慶年間都被裁撤了不成?

 這裏簡要介紹一下裁驛丞是怎麼一回事。裁驛丞最著名的一次發生在乾隆年間,鑒於驛丞管理驛站弊病甚多,乾隆皇帝諭令將驛站財權由驛丞收歸州縣,同時大量裁撤驛丞以減少國家開支。這就是發生在乾隆二十年(1755年),於全國範圍內實施的“裁驛丞,歸州縣”的大變革。這件郵驛史上的著名變革,其實質是將驛站的財政負擔由中央轉嫁到地方。

驛丞管理驛站是明代制度,清代前期相沿未改。最明顯的弊病是驛丞所能動用的經費相當有限,且按季發放,因不能大量預購馬料,至青黃不接就難以為繼。倘無州縣財政支持,就不能很好地應付豆草等馬料的物價波動。由於驛丞管驛頗多詬病,雍正年間即有大臣提出裁撤驛丞。乾隆十八年,經兩江總督鄂容安奏請,引發了一場各省官員的全國性大討論。反復醞釀後,乾隆皇帝下旨在全國範圍內裁撤驛丞,將驛站事務徹底調整,理順為州縣官兼管,佐雜官移駐兼管,個別驛站仍由驛丞專管的三種管理模式。

 清代裁撤驛丞,局部的和個別的早在順治年間就開端啟。如順治十六年(1695年),山西巡撫白如梅奏言:“驛馬新例,盡歸州縣官養,則除極沖以外,凡同城之驛丞可裁也。”到雍正四年(1726年),“將在城各驛悉行裁併州縣,其路當孔道離城較遠之驛,仍令驛丞專管。” 至乾隆十一年,僅《清會典事例》所記,全國已經裁撤的驛丞就達132員。裁驛丞是清代驛傳管理體制的重大變革,所以會一一記載在當時的各種志書中。整個情形是一個由特殊到普遍,從局部到全面的推行過程。然而,即便是乾隆二十年推行全國,也沒搞一刀切,而是因地制宜。如州縣官本職尚為輕簡或距驛站道裏較近,則就歸州縣官直接兼管。但若是一個州縣轄有數個驛站,州縣官首尾難顧,就派遣州縣佐雜官去兼管。甚至還有調整驛站隸屬關係,由相鄰州縣跨境兼管的情況。而要衝大驛,如天津縣楊青驛,雖然近在城外,但因“水陸相兼,夫馬並管,津邑附府首沖政務繁多,如再將驛務責令知縣管理,不無顧此失彼之虞”,因而最終保留了驛丞。乾隆十三年,全國有驛丞265員;乾隆二十五年,全國所剩驛丞還有73員,到光緒年間也還有64員。

斷定中國郵政郵票博物館所藏光緒十年浙江布政使司排單為“檔案贗品”者,是以專業人士的隱喻自居,而竟置質疑歷史檔案真偽的專業流程於不顧。而當有人指正這件排單所涉驛站在光緒朝《大清會典事例》上記載得明明白白,詳詳細細,質疑者竟然認為光緒《會典事例》照抄嘉慶《會典事例》,是“以訛傳訛”;而嘉慶《會典事例》屬“錯誤記載”。如此強作說辭,恐怕更不可取。

文章轉載自集郵博覽

微信图片 20180504171951

閱讀 14 次數
香港大洋金幣文化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2018. Hong Kong Ocean Gold Coins Cultur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請發佈模組在 offcanvas 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