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7 五月 2018 11:48

絲路文物方寸大盤點

QQ截图20180517112307

絲路文物再登方寸

2018年5月19日,中國郵政將發行《絲綢之路文物(一)》特種郵票一套4枚,全部為陝西出土的文物。在“一帶一路”的時代大背景下,梳理絲綢之路沿線文物,確為“國家名片”所應擔當的責任。

一、“張騫鑿空”之前的“玉石之路”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漢武帝建元三年(前138年),張騫從長安城的渭河橋(今稱為廚城門一號橋)出發出使西域,史學界用“鑿空”形容張騫對中國歷史進程的這一卓越貢獻。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但實際上,這條路早在“張騫鑿空”之前4000年就已經形成了,當時是一條以和田為中心,向東、西連接中西的原始驛道,那時,這條路上流通的是昆侖山—阿爾金山一帶,即今天東起且末,西抵塔什庫爾幹,長達1200公里的山脈、河流中的新疆玉石。玉石是絲綢之路開闢前東西方經濟文化交流的象徵。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玉石之路”

原故宮博物館副院長楊伯達根據《史記》《漢書》記載提出:“早在春秋戰國至秦統一六國同時,新疆軟玉已從昆侖山北麓和田諸地源源不斷輸向內地。”結合婦好墓出土的和田玉,他提出商代時形成的“玉石之路”以和田為中心,向東經羅布淖爾、庫車到達安陽,向西經喀布爾、伊斯坦布爾、巴格達到達地中海。1975年在安陽殷墟發掘的婦好墓出土了1928件文物,包括禮器、工具、配飾等7大類器物,內有755件新疆的和田玉、青玉,2016-17《殷墟》郵票中有一枚婦好墓出土的“玉蟠龍”,為透閃石,即和田白玉。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二、錦玉交輝的千年絲路

2017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提到的千年金蠶,會出現在即將發行的《絲綢之路文物(一)》郵票中。1984年冬天,在陝西石泉縣池河鎮譚家灣村,一個叫譚福泉的農民在淘河沙時,淘到了一條鎏金銅蠶,這條銅蠶形象生動逼真,體長5.6釐米,與真蠶大小相仿,昂首吐絲,首尾共有9個腹節,金光燦燦,現藏陝西省歷史博物館。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鎏金銅蠶

中國是絲綢的發明國,早在商代就已經有了絲織品,這條金蠶的發現成為漢代養蠶業興盛的見證。張騫鑿空後,絲綢通過河西走廊和南疆輸入中亞、西亞,羅馬人再從波斯人手中買下中國的絲綢。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五星出東方利中國”織錦

絲綢之路是歐亞北陸的主要商道,在新疆出土的各類文物中,最重要、保存最好的便是絲織品和文書。1995年中日尼雅遺址學術考察隊在尼雅精絕王墓中發現了一件纏繞在墓主人左臂上的護膊—“五星出東方利中國”的織錦。這件出自漢朝官方織錦作坊的作品,華貴、細密,整體為圓角長方形,主體是寶藍色的蜀錦,以白絹鎖邊,圖案和文字都是從右開始的,上有朱雀、青龍、白虎等瑞獸,間以8個隸書漢字“五星出東方利中國”,有青、紅、黃、白、綠5種底色。考古部門在另一件織錦上還發現了“討南羌”三個字,這兩件織錦的質地、成色、編制方法及接縫完全一致,專家認為兩者本在同一件織物上,放在一起為“五星出東方利中國討南羌”,意思是朝廷認為這是祥瑞之兆,便派兵討伐南羌,精絕國也出兵協助,故官署織造了這件織錦,賞賜給了精絕國國王。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新疆各地陸續出土了很多絲織物,帶有西方紋樣的平紋織錦,融入了中亞、西亞常見的題材,有牛獅象紋錦、波斯薩珊王朝最多見的聯珠雙禽紋等圖樣。值得一提的是2012-19《絲綢之路》郵票圖案的底圖分別採用了:1.“朱紅地聯珠對馬紋飾”,1972年出土於新疆吐魯番阿斯塔納北區唐代302號墓;2.“胡王錦”,1964年在阿斯塔納北朝18號墓出土;3.“黃地寶色繡韉”,1983年在青海都蘭縣血渭吐蕃墓出土;4.“紅地雲珠狩獵太陽神錦”,同為1983年在青海都蘭縣血渭吐蕃出土。

三、馬蹄聲聲,絲路漫漫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漢代鎏金銅馬

馬匹是絲路上最重要的角色之一。即將發行的《絲綢之路文物(一)》郵票中第2枚為“漢代鎏金銅馬”,是1981年在陝西興平縣漢武帝茂陵一號陪葬墓出土的。銅馬高62釐米,長72釐米,重25.55千克,作站立狀,昂首,口微張,兔頜龍眼,馬尾高聳成弧形,自然下垂。馬身高大中空,通體銅鑄鎏金,表面光潔,鎏金勻稱,金光璀璨,顯示出西漢晚期高超的冶鑄技術。秦漢時期的銅馬、陶馬、玉馬和石馬已發現很多,但鎏金銅馬僅此一例,專家認為它是根據大宛馬鑄造的,現藏陝西省茂陵博物館。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另一件絲路上的著名文物“馬踏飛燕”(亦稱“馬超龍雀”),1973年就出現在了郵票上,時隔多年又在2012—19《絲綢之路》郵票中亮相,1983年被國家旅遊局確定為中國旅遊標誌後又登上了個28《中國旅遊日》的郵圖。這件銅奔馬是1969年在甘肅武威雷臺的一座東漢墓中發現的,墓主人是東漢時任左騎千人兼張掖長的張江將軍,墓中共出土了220件文物。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銅奔馬,而引起爭議最多的是其蹄踏的飛鳥,究竟是飛燕還是龍雀?目前從各家對飛鳥的分析看,還難以確定是哪一種具體的鳥,而是象徵意義上的神物。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特勤驃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什伐赤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青騅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颯露紫

唐代時大量引進的西域良馬“既雜胡種,馬乃益壯”。唐太宗死後葬在位於陝西禮泉縣九嵕山的昭陵,在昭陵前兩廡立有他最喜愛的“昭陵六駿”,六駿是618~622年李世民在與敵作戰時騎乘過的戰馬。中國郵政於2001年發行了《昭陵六駿》郵票,六駿都有自己的名字和屬於自己的光榮戰績,其中有四駿是沿著絲綢之路引進的西域良馬,分別是:“特勤驃”“什伐赤”“青騅”“颯露紫”。

四、驚豔絲路的盛唐文物

漢代的絲路在唐代被進一步的發展和鞏固,唐代是東西方交流的最高潮時代,這個時期的絲路文物彰顯出盛唐的大國風範。何家村位於唐長安城(今陝西西安市)南部的興化坊,1970年文物部門在何家村水文巷出土了一處唐代的窖藏,此地原為邠王李守禮的府邸,後經考古勘探,認為這處窖藏應為唐德宗時尚書租庸使劉震所有,共出土了1000餘件文物,包括金銀器皿,琥珀、珊瑚、朱砂等藥材以及來自西域的寶石、錢幣。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早在1973年,何家村中的“舞馬銜杯紋銀壺”就出現在了郵票上,舞馬盛行於唐代,唐玄宗酷愛舞馬,每年都要組織盛大的舞馬錶演。舞馬銜杯紋銀壺整體仿契丹皮囊壺造型而作,壺口偏向一邊,口上有一覆蓮瓣式蓋,蓋上以一條銀鏈與提梁相連,壺身兩側各模壓出一銜杯舞馬,生動地再現了曲終時舞馬敬酒的場面。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2018年將要發行的《絲綢之路文物(一)》郵票再次把何家村的文物“鑲金獸首瑪瑙杯”搬上郵票,這是用整塊紅瑪瑙製成的俏色圓雕件,瑪瑙的兩側為深紅色,中間為淺紅色,內中夾有略帶紅潤的乳白色,色彩層次分明,鮮豔欲滴。

瑪瑙杯的造型是仿羚羊角製成的,它的原型為在中亞、西亞流行一時,稱為“來通”的酒具,《舊唐書·西域傳》有“開元十六年(728年)大康國獻獸首瑪瑙杯”的記載。獸首口部鑲金,口沿外有兩條凸起的弦紋,雙眼圓睜,炯炯有神,雙角呈螺旋狀彎曲到杯口的兩側,雙耳碩大,高高豎起,這樣的工藝在西亞波斯薩珊王朝十分常見,可能是唐代工匠模仿薩珊器物造型所制,使其成為唐代與西域文化交流的重要佐證。

陝西扶風縣法門寺塔建於北魏孝文帝太和二十三年(499年)前後,唐代皇帝從貞觀五年至鹹通十四年(631—873年)曾7次開啟佛塔地宮迎請佛骨,在歷次的迎奉中,皇室、王公貴胄都敬獻了大量的金銀器、琉璃器、絲織品、玉器和瓷器等。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鎏金銀茶碾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350

 

丹芭紋描金藍琉璃盤

1987年在法門寺塔地宮發掘時,出土了大量珍貴文物,1997-5《茶》郵票選用了其中的“鎏金銀茶碾”。2017年習近平在法國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會議上發表演講時,提到了法門寺地宮出土有唐代20件琉璃器,其中11件具有典型伊斯蘭風格的器物,是阿拉伯帝國阿拔斯王朝(屬於今伊朗內沙布爾地區)的產品,內有6件是刻紋藍琉璃盤,其中兩件還在刻紋上加以描金,即楓葉紋描金藍琉璃盤以及即將在《絲綢之路文物(一)》郵票上出現的“丹芭紋描金藍琉璃盤”。這種刻花工藝是用砂輪在器物表面切割打磨成型,為冷加工裝飾工藝,是伊斯蘭工匠從羅馬帝國得來的真傳。

QQ截图20180517112520

唐代絲路上最負盛名的還有唐三彩,唐三彩已經多次出現在郵票上了,1961年發行的特46《唐三彩》8枚郵票,全部為西安出土,其中有5枚取自1957年在三橋鎮南何村唐右領軍衛大將軍鮮於庭誨墓的出土文物,兩匹“三彩三花馬”的裝飾極其華貴。兩件三彩白蹄黃馬額和鼻上各有一杏葉形垂飾,籠頭、鞅、鞦、皮帶皆有裝飾。“三彩騎駝樂舞傭”中,駱駝昂首而立,通體白釉,背上有白、黃、綠三色的菱形格毛氈,氈上為一平臺,上有男樂舞傭5人,中為一胡人,作歌舞狀,4人是樂傭,兩人是漢人,兩人為胡人。“三彩駱駝載樂傭”是1959年在中堡村出土的,駱駝全身白色,頸、前腿、尾皆為赭色,背上置一長方形氈,架上平臺有一個7人樂隊,中間是女舞者,其餘6人分別呈捧笙、執蕭、吹笛、拍板、奏琵琶、彈豎琴狀。2012-19《絲綢之路》郵票中第一枚“三彩胡人牽駝”,是1973年在咸陽渭城區雙泉村唐代契毖明墓中出土的。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542

五、絲路遺珍流傳千古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542

絲綢之路不僅是中國聯繫東西方的“國道”,也是整個古代中外經濟及文化交流的國際通道。2000多年來,這條絲路上不僅有商貿往來、文化交流,也不乏戰爭的硝煙,戰爭不只帶來了殺戮,也給東西方交流帶來了意想不到的結果。唐玄宗天寶十年(751年),唐軍與大食國(當時西亞大國)在怛邏斯(今哈薩克斯坦江布爾)作戰,部分唐軍戰敗被俘,其中就有造紙工匠。大食人便向中國戰俘學習造紙,從此,中國的造紙術傳到了西方。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542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542

漢代的原州(今寧夏固原)有“關中屏障、河隴咽喉”之稱,絲路東段途經固原的道路被稱為“蕭關道”,是長安到涼州的北道。2012-19《絲綢之路》郵票的第一枚“鎏金銀壺”現藏固原市博物館,是1983年在固原南郊鄉深溝村北周李賢墓出土的,其工藝師法波斯薩珊王朝,圖案則取自古希臘神話故事,還具有濃郁的古羅馬風格。

2017-17《鳳(文物)》郵票第3枚為唐代的“青釉鳳首龍柄壺”,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鳳首的形狀亦深受波斯薩珊王朝鳥獸銀壺的影響。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542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542

絲綢之路開通後,新疆的玉石仍然充當著重要的角色。陝西咸陽新莊漢元帝渭陵出土的文物兩次榮登郵票,2012-19《絲綢之路》郵票第4枚為圓雕“玉羽人馭馬”,是1966年在漢元帝渭陵禮制性建築長壽宮遺址出土的,現藏咸陽市博物館。同時出土的還有玉熊、玉辟邪、玉鷹等,都是新疆和田籽料。玉辟邪出現在2012-21《和田玉》郵票中,陝西咸陽渭陵出土的玉辟邪是漢代玉雕中的佳作。該套郵票的第2枚“漢‘長樂’銘穀紋玉璧”,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

微信图片 20180517112542

絲路遺珍還有一類重要的文物—漢簡,絲路漢簡曾有兩次重大的發現。1994 -19M《中華全國集郵聯合會第四次代表大會》小型張的邊紙採用了1974年在甘肅居延破城子漢代烽燧出土的漢簡列有從東漢時《塞上烽火品約》中輯錄的三條法規。

文章轉載自集郵博覽

微信图片 20180504171951

香港大洋金幣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2016-2017. Ocean Gold Coins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請發佈模組在 offcanvas 位置